融关研究

RECRUITMENT
保险架构 || 税务合规环境下的跨境保险——境外保险与财富传承

发布时间:2020-09-25    作者:融关律师事务所

全球化的进程虽然受到了疫情因素的一定影响,但等疫情消散过后,当各类商贸交易、文化交流活动恢复往常,跨境交互活动又将频繁起来,而对于高净值人群和不断发展起来的中产阶级来说,跨境资产配置依然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不论是对于孩子的留学教育规划还是对于自己家庭的移民规划,都离不开对于法律、金融和税务政策的咨询和了解,而共同申报标准(CRS)的出台,促进了全球税务的透明化,而依托在各国税务政策上的资金流转和资产配置也越来越规范化和透明化,保险不论是作为风险规避工具还是资产配置工具都与税务紧密相关,那么保险在CRS框架下能够脱离税务而存在吗?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

【案例】间接持有保单,信息依然穿透

钱总是国内某新材料企业的老板,中国税务居民,其妻子金女士移民新加坡,属于新加坡税务居民。钱总和金女士的儿子钱诚在澳洲留学后留澳工作,属于澳大利亚税收居民。钱总在其私人财富管理师的建议下,购买了一份香港安光保险的大额寿险保单,并且通过其设立在马恩岛下的富国公司间接持有该保单。富国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别为钱总45%,金女士25%,钱诚30%。依据保险公司2019年10月份年度报告显示该保险的现金价值约为800万美元。

依据CRS框架协定,富国公司作为资产持有公司存在,不受到其他金融机构专业管理,其属于非金融机构,鉴于富国公司的资产均为具有现金价值的保单,则富国公司为消极非金融机构,没有CRS下的尽职调查和信息申报义务。安光保险公司作为香港地区的金融机构,必须履行香港地区的CRS合规义务,因为富国公司属于消极非金融机构,则安光保险公司需要识别富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也就是持有公司股权在25%以上的自然人,因而富国公司持有的金融账户属于需要申报的账户,而富国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钱总、金女士和钱诚的身份识别信息、账户识别信息和账户财务信息都会被安光保险公司申报给香港地区税务机关,并分别交换给中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的税务部门。

该案涉及到了大额保单的税务合规问题。大额保单具有现金价值,属于CRS下的金融资产。大额保单属于消极收入,若客户通过非金融机构来持有大额保单(国内大额保单的持有人目前限定为个人范畴),则该机构属于消极非金融机构,将面临被穿透。上述案例中的富国公司即为消极非金融机构,其需要被穿透并识别其真正的控制人。有人可能会问:“仅仅是交换信息?并不涉及实质审查,我的保单应该是安全的。”但殊不知的是:有些国家和地区是实行外汇管制的,信息交换完成后,如果资金出境不合法,会面临怎样的税务审查,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性。世界范围内通过税务信息的交换将进一步加强对于反避税行为的审查和打击,部分高净值人士想要通过拥有多国护照或者通过开设离岸公司的方式来回避征税在现行税务法律体系之下可能已经不大现实。

本文列举案例中的澳、新、中三国和中国香港地区均为CRS协议缔约方,不论是信托资产还是保险配置资产都有可能通过CRS被穿透核查。大陆居民近几年热衷于前往香港配置香港保险,殊不知其实已经基本错过了配置香港保险的最佳时期,香港保险所宣传的“境外资产配置”、“高额回报率”和“美元资产保单”等优势可能已经不复存在,一是价格上香港保险相比境内保险已经没有显著优势,二是香港税务局会通过CRS将所有大陆居民的金融信息交换回中国税务局,届时可能将面临资金如何出境、是否已经完税等核查。

受此影响,有些人开始赴美投资,配置美元资产。美国房产自然是不错的选项,但房产一是所需投入成本高,二是持有成本较高,三是传承成本高。而此时,美国寿险保险则成为了一个不错的选项。

众所周知,美国虽然没有加入CRS,却有着著名的《海外账户纳税法案》(FATCA法案,俗称肥咖法案)其主要目的在于打击美国税务居民(包括美国公民和美国绿卡持有者)在美国境外的偷逃税问题。其中规定“符合条件的美国公民和美国绿卡持有者,在海外银行存款在5万美元以上,企业保单资产在25万美元以上就应当向美国税务部门申报。”根据FATCA法案规定,若美国纳税个人或机构持有的海外金融资产总价值达到一定数额,该纳税人有义务向美国国家税务局(IRS)进行资产申报。根据协议规定,美国境内的外国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保险公司、经纪人/经销商、对冲基金、证券等)必须要向IRS提供美国客户的账户信息,金融机构一旦未遵照条款作业,未来若有来自美国的任何收入,包括获得投资处置收入,和来自于美国资产的利息、股息收入,都必须被扣除30%的预缴所得税。

2014年6月,中国与美国签订FATCA政府间协议,这意味着中国金融机构必须按照FATCA的要求提供特定美国账户持有人的金融账户信息。有意思的是,他国居民在美国配置的保险类金融产品无需向任何国家政府呈报信息,且非美国居民购买的美国保险的受益金在一定条件下是完全免税的,即便是移民美国,通过不可撤销的寿险信托来持有美国保单,受益金依然可以免税。有客户会疑惑:“美国居民的定义不是看是否持有美国绿卡吗?”需要提示到的是:并非持有美国绿卡就必然视为美国居民,对于持有美国绿卡的外国居民是否被视为美国金融领域上的美国居民还要看持卡人是否每年在美国长期居住超过六个月。

配置保险除了对冲人生的不确定性风险,另一方面可以作为资产配置和财富传承工具来进行合理的税务筹划,在全球大多数税务地区,对于自己的劳动与投资所得,接受赠与一般要征税,但获取保险赔款一般无需纳税。流动资产充足的家庭可以通过配置大额终身寿险保单来进行财富的传递,即便在跨境转移情况下因其增值较慢不会在海外产生资本利得税,适宜通过保险合同进行赠与。

选择大额保单,相较于其他传承形式法律成本更低,没有遗嘱那样繁琐复杂的公证程序要求,也没有信托的高门槛和高额管理费。选择保险形式,受益人及受益份额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指定,合同成立时保险关系也随之确立,中途如需变更,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就可以告知保险公司便捷变更。保险中的受益关系受法律保护,只要明确了保单受益人,保险受益金就不会被作为遗产再进行分割。保单风险较低、确定性高,且基本保证刚性兑付,即便在金融属性层面来看也具有较好的杠杆及复利效应。

本文撰稿:

陈科军:广东融关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补寒丹:融关家族财富创始人、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