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关研究

RECRUITMENT
融关研究 || 论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行为

发布时间:2021-05-20    作者:融关律师事务所

作者  |  杨江苏

广东融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深圳市破产管理人协会副会长

来源  |  作者投稿《破产法实务》公众号


企业破产法规定的重整,一个重要环节就是重整计划的执行。企业破产法有关重整计划的执行的法条中,没有关于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行为的具体规定,在债务人执行重整计划的过程中,债务人如何进行民事行为、行为的法律后果等问题的解决,对于重整能否成功以及破产程序中关系人的权益有直接的影响。本人长期从事破产案件管理人工作,现结合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对重整计划执行期间的债务人行为作简要的分析并提出意见。


一、债务人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应当享有完全自主行为能力


在破产程序中,债务人的行为能力是受限的,除了如核查债权、提起债权异议诉讼、申请和解、申请重整、重整程序中经许可的自行管理财产和营业事务等少部分事务可以自行办理外,大部分的事务由管理人办理。但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应当享有完全的自主行为能力,债务人自身全部事务,债务人自行处理。


(一)现行司法实践中相关做法限制了债务人行为,不利于债务人经营


在现有的绝大多数的重整案件中,都有涉及重整投资人的进入和出资人权益的调整,在重整案件中有一个通行的做法是在重整计划草案中规定,重整计划由重整投资人实际控制的债务人执行。而重整投资人要实际控制债务人就要实现股权的变更、董监高人员变更、接收债务人的印章证照和财务资料及相关财产,否则,重整投资人无法实际控制债务人。而在大多数的重整案件中,管理人要在重整投资人的所有偿债资金到位的情况下,才会配合办理债务人股权的变更、董监高人员变更、移交债务人的印章证照和财务资料及相关财产。如此,债务人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无法独立从事相关经营活动,债务人营业事务无法顺利恢复或无法恢复。在某园林工程公司破产重整案件中,法院于2016年5月裁定批准该公司重整计划,于2018年3月裁定终止重整计划的执行并宣告该公司破产。在近两年的重整计划执行期间,管理人一直没有将公司的印章证照移交该公司。在某电子公司破产重整案中,法院于2018年8月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管理人也一直未向债务人移交印章证照,据悉,债务人拟签订一份重要合同,正在申请管理人盖章,管理人请示法院,承办法官提出风险很大,犹豫不决【管理人和法院的行为是否合法适当,本文不予讨论】。在此类案件中管理人和法院过多的考虑了债务人行为可能给案件带来的风险,但忽视了相关的管控行为造成了债务人经营活动无法正常进行,以致造成通过重整使债务人恢复经营的重整功能价值的缺失。


 (二)重整计划执行期间,管理人应当将已接管的财产和营业事务移交给债务人


企业破产法第八十九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后,已接管财产和营业事务的管理人应当向债务人移交财产和营业事务。据此规定,管理人应当及时向债务人移交包括印章证照和财务资料在内的债务人财产和营业事务。管理人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的职责是监督债务人执行重整计划,监督与通过直接控制印章证照对债务人行为进行管控完全是两回事情。监督无须对债务人的财产和营业事务进行直接的控制和管理,原则上是由债务人向管理人报告重整计划执行情况和债务人财务状况。重整计划执行期间,管理人继续管控债务人的印章证照没有法律依据。


(三)涉及出资人权益调整的,应及时办理股权变更和法定代表人、董监高等人员变更


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迅速恢复民事行为能力,实现完全的意思自治,债务人公司治理机构必须能正常运作,而及时的办理股权变更和相关人员的变更,是实现债务人治理机构正常运作的必要前提。重整计划批准后,原有的股东不适合再行使相关权利,而应当由重整计划规定的出资人权益调整后的股东行使权利,作出相关决策,并变更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监高等相关人员。在江西某房地产公司破产重整案中,重整计划执行期四年,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后,迅速的办理了公司的股权、法定代表人、董监高人员的变更,重整投资人很快地完全接管和控制了债务人,并且管理人也及时移交了包括印章证照和财务资料在内的财产和营业事务,这使得债务人迅速恢复了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使得重整计划的执行比较顺利。


另,及时办理股权变更及人员变更并不影响相关权利人的利益。在破产重整案件中,债务人的股权价值基本为零,其股权不具有变现获利的可能性。基于重整的需要及重整投资人的利益考虑,调整出资人权益以保障重整投资人在债务人将来恢复经营有收益的情况下能获得回报。如在重整计划不能顺利执行完毕致使债务人被宣告破产的情况下,破产清算的工作不会因为债务人股权已经变更而受到影响,相关权利人的利益也不会因债务人股权变更而受到损害。


从上而言,在法院裁定批准重整计划后,重整计划执行期间,管理人和法院应当积极创造条件及时移交财产和营业事务、涉及出资人权益调整的应及时办理股权及人员变更,使债务人迅速恢复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重整计划可以对此作出明确的规定。


二、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行为的法律后果


债务人执行重整计划,除了偿债行为之外,必然会有经营行为。债务人从事经营活动,也必然要对外签订相关的交易合同。债务人的经营行为必然会产生新的债权债务,新的债权债务尤其是新的债务如何处理直接影响到重整计划的执行以及转清算后破产财产的确定。本人试从以下方面分析探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行为的法律后果。


(一)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行为新产生的债务应属企业破产法规定的共益债务 


企业破产法第四十二条第(四)项规定为债务人继续营业而应支付的劳动报酬和社会保险费用以及由此产生的其他债务属于共益债务。重整案件中,在重整计划草案顺利执行完毕并终结破产程序以前,以及债务人不能执行或不执行重整计划从而被宣告破产的,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因债务人行为新产生的债务,应当属于共益债务。重整计划顺利执行完毕的,此债务由债务人财产自行清偿;重整不成功转清算的,此债务应与其他共益债务一起由管理人在债务人财产中随时清偿。据悉,前文所述的某园林工程公司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签订合新产生的债务,管理人拟作为共益债务清偿。


(二)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行为风险控制


如前文所述某电子公司重整案,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涉及一份重要合同的签订,管理人和法院对于签订此合同的风险有较大的顾虑,而不敢轻易同意债务人签订合同。管理人和法院出于全体债权人利益的考虑,其做法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如果重整不成功,新签订合同可能导致债务人财产的减少或共益债务的不合理增加,这都将最终损害全体债权人的利益。而管理人和法院不许可债务人签订合同或限制债债人签订合同,没有法律依据且不利于债务人恢复生产经营。如何解决这种矛盾?既使债务人的行为不受限制,又能控制债务人行为的风险。本人认为重整计划可以对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签订重大合同作适当的规定,把风险控制在合理范围内,从而保障全体债权人以及债务人的利益不受到损害。如在重整计划中规定重整计划执行期间债务人新签合同产生的债务,债务人以该合同产生的债务人财产增值范围为限承担清偿责任。债务人在对外签订合同时应向合同相对方明示,并在新签订的合同中明确。在有重整投资人进入并且出资人权益有调整的案件中,可以规定重整投资人应作为新签订合同的主体之一,在债务人以新签合同产生的债务人财产增值范围为限承担清偿责任以外的部分,由重整投资人承担。这样安排,使得合同相对人对签订合同的责任和风险有充分的认知,重整投资人的加入,也能进一步保障合同相对人的交易安全。